东辛网>财经>美国硕士接着申博 - 哈佛学长LEO: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到年少

美国硕士接着申博 - 哈佛学长LEO: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到年少

时间: 2020-01-11 14:51:08

美国硕士接着申博 - 哈佛学长LEO: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到年少

美国硕士接着申博,看书时

每每读到走心的文字

我都会即刻将它们摘抄到本子上

这么多年以来

我的阅读手抄本

已经收了满满一大箱

闲暇时

我喜欢打开箱子

翻看自己去年、前年

三年前、五年前

十年前、甚至更早时

收集的美好文字

每次重温自己的摘抄

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

是我去年夏秋季的部分阅读摘抄

以台湾女作家简媜的文字最多

希望能给你的心灵

带去一丝触动

如果有人向你承诺

要相信开口的那一刹那他是真实的

不要怀疑

如果有人背弃承诺

要相信他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是做不到的

不要苛求

如果有人欺骗你

要相信他也许只是想保护自己

不要说破

如果有人欺骗自己

要相信他只是还无法承受真相

给他点时间

—扎西拉姆·多多 《当你途经我的盛放》

人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观赏的静物

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韵律

生命不是安排,而是追求

人生的意义也许永远没有答案

但也要尽情感受这种没有答案的人生

—弗吉尼亚·伍尔芙

你的时间有限

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

不要被教条所限

不要活在别人的观念里

不要让别人的意见左右自己内心的声音

最重要的是

勇敢的去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

只有自己的心灵和直觉

才知道你自己的真实想法

其他一切都是次要

—乔布斯

我们是否知道我们心中的风筝

到底在什么地方

人生错过就不会再得到

也许我们会忏悔,会救赎

但这些似乎都已经晚了

每当天空放飞起风筝的那一刻

我们是不是应该问问自己

我们是否真的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我从来都无法得知

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

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

它是个空洞

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

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

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

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

可是我心里的缺口

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

所以你填不了

—毛姆《面纱》

如果打算去爱一个人

你要想清楚

是否愿意为了他

放弃心灵的自由

心甘情愿的从此有了羁绊

—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时间真是一种让人敬畏的东西

让人爱,让人恨,让人生,让人死

世间所有的事物

都无法逃离它温暖而冰凉的抚摸

都要在这种神奇的抚摸中慢慢老去

渐渐消逝

—吴梦川《尖叫的海棠》

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

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

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

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

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

而真正想离开的人

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

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为了自己想过的生活

勇于放弃一些东西

这个世界没有公正之处

你也永远得不到两全之法

若要自由,就得牺牲安全

若要闲散

就不能获得别人评价中的成就

若要愉悦

就无需计较身边人给予的态度

若要前行

就得离开你现在停留的地方

—弗朗西斯·梅斯《托斯卡纳艳阳下》

一同出发的旅伴渐渐走向不同的方向

她们浩浩荡荡走在大路

我沿小径徐徐往前

蓦然回首

发觉同伴不知何时早已散尽

我们曾经那样真切地参与过彼此的人生

然而逐渐变成彼此的旁观者

喜悦与悲伤都不再发生共鸣

—沈熹微《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荆棘丛生,是一种常理

求而不得,也多是宿命

但追一个女人

没错,飞蛾扑火

但也有一瞬的光辉

骑士上了马,总归得跑一跑

这世上所有版本的美好回忆

都会有一句,我答应你

—朱炫

读书到最后

是为了让我们更宽容地去理解

这个世界有多复杂

—梁文道《我读》

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

当它本可进取时

却故作谦卑

第二次

当它在空虚时

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

在困难和容易之间

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

它犯了错

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

它自由软弱

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第六次

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

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

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

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卡里·纪伯伦《我曾经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

就会发觉

什么时候出国读书

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

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

什么时候结婚

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

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

眼见风云千樯

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

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

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陶杰《杀鹌鹑的少女》

酒入豪肠

七分酿成了月光

剩下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余光中《寻李白》

人生啊

如果尝过一回痛快淋漓的风景

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

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

也就足够了

—简媜《私房书》

她知道

这泪从童年起就长途跋涉

一直到现在才抵达出海口

那种咸也因此像上古时代的盐

—简媜《在密室看海》

喜剧

乃是黑夜一般的人生旷野上

突然飞出的一只萤火虫

它天真地以为

靠尾巴的小火可以把黑夜焚了

—简媜《谈喜剧》

宁愿是荒野上饥饿的鹰

也不愿做肥硕的井蛙

执是之故,我学会捆绑行李

总是独自走上生命的每个阶段

从全然陌生的环境开始安顿自己

—简媜《荒野之鹰》

才华既是一种恩赐亦是一种魔咒

常要求以己身为炼炉

于熊熊烈焰中淬砺其锋芒

—简媜《烟波蓝》

从现在起

我开始谨慎地选择我的生活

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

我心中已经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

再不需要回过头去关心

身后的种种是非与议论

我已无暇顾及过去,我要向前走

—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

只是向上走

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

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

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鲁迅

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

为你而颤动

可是你对此毫无感觉

就象你口袋里装了怀表

你对它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

这根发条在暗中为你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

计算着你的时间

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

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

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三毛《如果有来生》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

只不过意味着

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

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

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而且

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目送》

看来这个世界上显然是差异先于认同

而认同往往是对差异的矫饰而已

—北岛 《青灯》

我长大了要去当小丑

我对这世上的人除了大笑没什么可做的

干脆我就加入马戏团

笑他个痛快

—哈珀·李 《杀死一只知更鸟》

我的心就如同这张面孔

一半纯白,一半阴影

我可以选择让你看见

也可以坚持不让你看见

世界就像是个巨大的马戏团

它让你兴奋,却让我惶恐

因为我知道散场后永远是有限温存

无限心酸

—卓别林

面对压迫、掠夺和孤单

我们的回答是生活

无论是洪水还是瘟疫

无论是饥饿还是社会动荡

甚至还有多少个世纪以来的永恒的战争

都没有能够削弱

生命战胜死亡的牢固优势

—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所谓戛然而止

就是你以为一切刚刚开始

对方却早已结束

当年杜琪峰说爱情最怕有始无终

一眼瞥见,记了十几年

世上的悲情,蠢人的无始无终

有情人的有始有终

也有聪明人的有始无终

都是值得长叹一声

翻页而去的莫名之情

无非是唏嘘酿苦酒

梦里寻桃花,一饮而尽

罢也休说

—朱炫

弱者永远有一肚子的正义与自卑

这是他们应付强者最有力的武器

—亦舒 《她比烟花还寂寞》

他深知人之一生

不应只是一场征伐的过程

而是淬炼自己精神人格的唯一机会

—简媜《微晕的树林》

云,即是最高的山峰

高到只能用眼睛去攀登

—简媜《问候天空》

旅行迷人之处正是在这里

扛着不轻不重的今生

到处浏览自己的前生与来世

—简媜《觅自己》

做母亲的要手臂粗壮才行

一掌一臂一膀,或伸或屈之间

乃孩儿的一张床、半条船啊

—简媜《红婴仔》

这世上有许多人每天做的事

就是不断将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

日子久了

生活便显得平淡无奇

—蕾秋·乔伊斯《一个人的朝圣》

我们这一代人终将感到悔恨

不仅仅因为坏人的可憎

更因为好人的沉默

—马丁·路德·金

人生十分孤独

没有一个人能读懂另一个人

每一个人都很孤独

—赫尔曼·黑塞《雾中》

你的内心总有一处宁静的圣地

你可以随时退避并在那里成为你自己

—赫尔曼·黑塞

我的不幸

恰恰在于我缺乏拒绝的能力

我害怕一旦拒绝别人

便会在彼此心里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

—太宰治 《人间失格》

500万彩票网